·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天不怜见未坠凌云志 咿呀呢喃换变天籁音

文章来源:泸州广播电视报 更新日期:2019/12/27 16:27:57

  近日,一档综艺节目中,赵薇导演拍摄的短片《哥》,讲述了弟弟独自带着智力障碍的哥哥在生活中的矛盾冲突,短片一出可谓是口碑与人气双收。随着话题升级,呼吁关心残疾人士再次成为焦点。同时,泸州市“小矮人”杨川寻求工作的舆论也备受市民关注。本报记者以此契机走访了我市残疾人集中托养服务中心和儿童康教中心,聆听“孩子们”讲述他们心中的世界。

  自食其力 愿反哺

  初见杨川,瘦弱矮小的他,眼神里透着坚韧和睿智,很是健谈。从小跟着舅舅生活的杨川,因患侏儒症,至今只有1.3米左右。

  一次偶然相遇,让不识字的杨川,走上了演艺道路。“8岁多时,师傅熊波的艺术团到镇上演出,看到我一个人,就收我进了艺术团。”回忆起刚进团的日子,杨川告诉记者,师傅从一个字一个音开始,教他怎样唱歌、如何表演。在师傅的教导下,10岁的他就能上台唱歌,还能在小品中扮演角色。

  2017年,常年在外飘泊的熊波不幸病逝。师傅去世后,杨川没了依靠,只好回到泸州老家。“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困难的日子。”杨川说,自己居无定所,没有任何收入来源,好在当地政府帮助自己申请公租房,并给予每月200元的生活补贴。

  一次残疾人活动中,泸州助残好人陈西达与杨川相识。同时,杨川在与泸州市圆梦关爱协会的志愿者们接触过程中,也慢慢地打开心结。他表示,一直想为关爱自己的人做点什么,但自己作为残疾人,又没有文化,能做的事情不多。“希望能够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回报帮助过我的人。”杨川说。

  愁绪感伤 终缓解

  “老师,老师...”指着监视屏上老师讲课的画面,22岁的何涛一眼便认出站在讲台上的赵老师。

  在市残疾人集中托养服务中心6年的学习期间,何涛不仅懂得了礼仪,更是学会基本的生活技能。看似简单的一些操作,若放在6年前,却是何涛母亲做梦也不敢奢望的。“8岁还在读学前班,进度实在跟不上,只能带回家照顾。后来就一直没有再进学校。”何涛的母亲徐正琻聊起儿子童年时,视线开始躲闪。

  据了解,何涛还有一个姐姐和上高中的妹妹,母亲为了照顾他,便放弃工作全程陪同。“现在没那么无助,周一到周五送来学校,他每天都会念着要读书、做操。”当徐正琻说到做操时,何涛靠着她的肩膀,双手上下做着动作。“评定了1、2级残疾的人,还有低保的待遇。”徐正琻告诉记者,政府对他们的扶持加之大女儿工作后,经济压力明显得以缓解。交流之余,徐正琻接到社区打来的电话,要她带何涛去免费体检。

  “‘孩子们’的服装、学习用品、午餐等都是免费的。”挂掉电话后,徐正琻赶紧补充,心中的感激之情更是溢于言表。

  融入社会 倾全力

  在市残疾人集中托养服务中心,像何涛这样患有智力障碍的“孩子”还有29名。据该中心赵老师介绍,中心主要接受16岁至59岁智力障碍的残疾人士。通过文化课(识字、写字)、常识课(生活能力、手工、体能训练)和户外活动(农疗、工疗、娱疗),提高他们的交际能力,逐渐能真正的融入社会。“除了文化课,我们还有一些技能的培训,让这些‘孩子’在娱乐中学习,达到辅助就业的效果。”赵老师告诉记者,中心于2008年成立至今,有不少“孩子”通过学习,已到餐饮店、酒店、环卫等岗位工作。

  “最大的是49岁,最小是17岁。”赵老师表示,目前中心只有4名老师,2名老师上课时,另外的老师就忙其他事务,只有外出活动时,4名老师才会全员上阵。“明年科维商场那边装修出来就会搬回去,到时环境会更好。”

  为了方便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中心照料的时间也从早上9点到下午5点,调整为早上8点至下午5点。“有些家长送孩子来中心后,还要赶着去上班。我们9点开门,他们不方便,就决定提前一个小时。”

  分步训练 渐提升

  有这么一群孩子,你或许听不懂他们咿呀的语调,看不懂他们比划的手势。但是他们的笑仍然明净,内心依旧单纯,他们被称为自闭症人群。

  “方块要怎么摆呢?”“15-1等于多少?在小黑板上写给老师看一看。”在泸州市龙马潭区启明星儿童康教中心,一对一的辅导教学声此起彼伏。17时10分,记者看到在一楼的教室门口,已有七、八位家长在等候孩子下课。

  据悉,14岁以下的特殊儿童,持有三级医院诊断书,可以向户口所在地残联递交康复申请书,审核通过后可进入康教中心,接受免费学习。外地户口需到当地派出所办理暂住证再向残联申请。“每年学习时间在6至10个月,但每年都可申请。”据康教中心陈治娟介绍,该中心在2015年成立,目前有40名孩子,课程分为上、下午,主要针对自闭、智力障碍、发育迟缓、无语言、无社交的儿童开展引导式教育。

  “我们会先对刚来的孩子进行评估,再制定4-8个教学计划。”康教中心老师张群表示,在10年的训练特殊儿童时间里也遇到过情况比较差的,但他们会从孩子有一点点的能力方面着手,避免一开始的教学就遇到阻碍。

  初听儿声 难自控

  在陈治娟带领下,记者了解了每间教室的功能。因自闭症儿童对陌生人的戒备,记者特意放轻脚步。见到记者的到来,一名拿着粉笔做计算题的人,但突然羞涩起来。“他叫陈德恒”陈治娟口中的陈德恒在来到康教中心前,连学校的同学、老师都不认识。“从2018年8月来到康教中心,一年多的学习,现在听到铃声知道是上课,学校里的老师、同学都认识一大半。”陈德恒的父亲陈继道欣慰地告诉记者,周一到周五他都会从学校接陈德恒放学到康教中心训练。

  起初只以为是孩子说话迟,一次无意的检查才得知儿子是自闭症儿童,并有多动症。陈继道和爱人一直忙于生意,当检查出时孩子已过最佳治疗时间。“孩子6岁时,路上有人问他几岁,他咿呀着蹦出一个6,我当时就起鸡皮疙瘩,顾不上是不是在家,眼泪刷刷地流。”陈继道告诉记者,根据老师教的方法,每天都会陪着孩子锻炼逻辑思维和记忆力。“孩子的成长还是取决于家长。再过几年,会让他学习理发、修鞋之类的技能,这样他以后也有一技之长傍身。”(记者 王延峰)

编辑:成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