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陈大刚:水月二郎滩

文章来源:川南在线 更新日期:2020/1/4 10:14:56

  《史记》载,赤水河流域的贵州仁怀、习水与四川古蔺这一带称习部,属古夜郎国。汉初,这一代就产出了著名的“蒟酱酒”。汉代武帝建元六年(前135)令唐蒙出使南越,途中闻“蒟酱酒”至习部饮之,如获至宝,将其上贡。宋明时期的“凤曲法酒”便已形成酱香型白酒制作的工艺雏形。至清中后期酒艺已趋成熟。文献记载:“古法酱酒,纯用高粱作沙,煮熟和小麦曲三分,纳粮地窖中,经月而出蒸烤之,即烤而复酿。必经数回然后成。初曰生沙,以次概曰小回沙,终乃得酒可饮”。处于川黔交通要冲的二郎滩,酿酒己成相当气候,出现了“家唯储旨酒,船只载盐多”的热闹景象。光绪三十年(1904)四川荣昌人邓惠川在二郎滩创建“絮志酒厂”,后改为“惠川糟房”,郎酒因此呱呱临世;1936年乡人雷绍清集合几位商家办了“集义酒坊”,旗帜鲜明地提出“用茅酒工艺做郎酒”,二郎滩由此更上层楼。那时的二郎滩如同沈从文笔下那种典型的中世纪小镇,二郎滩人从“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的小镇启程,背上土酒瓶,凭着用灵性酿出的郎酒,动身上路,翻越大娄山遮天蔽日的如海苍山,走上了同世界对话的漫长历程。在那种山间铃响马帮来的时空氛围里,郎酒,竟到了东南亚,闯进了二郎滩人听不懂的语言系统。

  1935年初春,二郎滩还在月下与工农红军结下了不解情缘。当二郎滩人在那个清月霜晨推开“吱咕”作响的木屋门时,惊奇地看到古朴的石板街上出现了一支衣衫缕烂,但却气宇轩昂的军人。好客的二郎滩人自然就端出了郎酒,招待远方的来客,用郎酒为伤员治伤。红军将士一碗酒下去,一股浓烈的热流就进入了他们一穷二白的肠胃,击碎了从四面八方扑向他们的早春料峭寒风。特别是那种激昂浩荡的酒劲,与他们的血液非常地投合;而在同时,酒的醇厚绵软,居然又是那样温和体贴地呵护他们。哦,在赤水河畔清朗的月光下,枕着郎酒在他们的神经系统和血液中创作的轻松、温柔、醇香的意境,他们中许多人在那个晚上一定睡得很实在,很安详,甚至还很浪漫……

  月华如练,岁月如歌,春去了,秋又去了。而今,郎酒己然成为中国两瓶最好的酱香型酒之一,荦荦大端,如日中天。哦,这其间上下几千年,郎酒,该有多少月,该有二郎滩人的多少情和梦?你只需看二郎滩古镇的街石,竟被他们的大脚板硬生生磨平、磨亮、又磨凹,他们是起五更睡半夜累得死去活来要造酒,用糠用菜用清水塞进肚子要造酒,在人们疯了似的搞文化大革命时,偷着躲着也在造酒,不负斯土、不负斯月!酒,是这方土地的人终其一生的祈盼,赖以存活的命根,精神栖居的家园,心灵的圣坛上供奉的宗教……这里的人哟,生下来,首先识得的便是酒,嗅酒而长,长大便酿酒,日子都耗在酒中,呕心沥血,如蚕吐丝,丝尽而情无尽,一把骨头埋在二郎滩,风吹雨淋,冬去春来,又化为护花春泥——这情有多重,意有多挚呀!这是人化了的月魂,这是灵与肉升华出的酒魂!月如斯月,人如斯人,郎酒怎不情系天地,令世人销魂呀!

  千江有水千江月,千山有月千山情。喝郎酒吧,举杯邀明月,二郎滩的月便依依来到你身边,二郎滩人的情意便深深斟满你的杯中……


附:东方“波尔多”

  2012年,伦敦奥运会有一句非常酷的推广语,“近代以来,世界许多地方都在发生变革,但这些变革都只与他们的国家民族有关。而发生在英国的变革却影响了全世界。”二郎滩,仅仅是赤水河边山岩上一个几平方公里的狭长地带,相对于全县3182平方公里的幅员面积,也就是巴掌大的地方。但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巴掌大的二郎滩发生的任何一次变革,都在改变它自身命运的同时,也牵动着整个古蔺的神经,甚至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中国白酒界的“气候”变化。

  原因简单,因为二郎滩有郎酒!

  这是二郎滩的山、水、土、星与月,是二郎滩人的气质、精神、亲情、梦与血的作品。用一个比喻来说,二郎滩上每天都在举行关于郎酒的欢乐盛宴、音乐盛宴,观众来自中国的四方八面,甚至来自大洋彼岸。举行演奏的场地,并不只是二郎滩。二郎滩头只有一个指挥和一个首席小提琴手,其他的乐手则散布在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从二郎滩通往中国各大城市的路上都喧响着郎酒感性生命的歌唱……就象邓丽君把阿里山唱成世界知名景点一样,二郎滩哺育的郎酒,也感恩反哺,把二郎滩“唱”成了世界知名景点。

  2009年,郎酒启动打造“东方波尔多”工程。

  坐落在加伦河南岸的波尔多,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法国名城,是一个念在嘴里,唇齿便氤氲出世界顶级红酒拉菲、拉脱芬芳的地名,是一个弥漫着中世纪风情的古老庄园、幽静城堡、庄严教堂和众多艺术雕塑组成的城市。伊利莎白女王盛赞这里是“典雅的化身”。维克多•雨果说:“这是一所奇特的城市,原始的,也许还是独特的,把凡尔赛和安特卫普两个城市融合在一起,您就得到了波尔多。”而这一切所彰显的风情、艺术、人文,将在未来以中国人的方式生长在二郎滩。

  我曾看了美国约翰逊•费恩联合设计事务所的效果图。感觉是在读李白那些色彩瑰丽,意象飞扬的诗,是在观赏达•芬奇千古绝唱的油画,是在倾听贝多芬震矇发聩的《英雄交响曲》……突然就想到了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福克纳。他一生写作的都是家乡小镇:“我发现家乡那块邮票般大小的土地值得好好写写,而且即使我写一辈子,也写不尽那里的人和事。”他因此把密西西比州新奥尔良的牛津小镇这个邮票般大小的地方,写成了美国南方永恒的精神圣殿,写成了世界知名景点,写成了“诺贝尔文学奖”。现在,二郎滩的水与月也将把这巴掌大的地方,写成世界瞩目的“东方波尔多”。(摄影:胡基全、康宁、陈平)

作者简介

  陈大刚,古蔺火星山下落鸿河边人。遣词造句三十来年,得各类报刊杂志发文百余篇,并出《站立天地间》《对自己好点》《笔走大中国》《笔走五大洲》四书。其中旅游文化散文集《笔走大中国》与《笔走五大洲》两书,从历史、地理、文化多个角度切入中国与世界著名“自然景点”和“文明景点”,倾注了一生积淀与满腔心血,充满了磅礴喷发激情、纵横捭阖视野、深遂广博思考,以一唱三叹笔调与绚丽多姿文字绘制了独具个性的“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唱响了一曲深沉而浪漫的人类赞歌……(完)

上一页  [1] [2] [3] 

编辑:邱向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