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陈大刚:水月二郎滩

文章来源:川南在线 更新日期:2020/1/4 10:14:56



月华

  二郎滩的月亮,是从赤水河里升起的。

  季节入了秋,赤水河便很清,二郎滩的夜便很静。白的圆月在河心,在水中,一晃一晃,跃跃欲出,像是赤水河要把她的心,她绻绻的情捧给二郎滩。风一吹动,月光便水晶晶地从河面浮跃开来,满河飘溢,满山谷飘溢。二郎滩的树、山、路便浸渍在这飘散开来的银辉中,满地是月,水色的月……

  走进月中去,二郎滩的月哟,她便在青幽的石板路上候你,一时身前,一时身后;你抬头,她俏在枝头树梢,你低头,她摇摇在草叶;到郎泉边,她泉中迎迓你,掬一捧清泉,她嫣然在水中,一喝,便洒开了——飘入你心中,扑满你一身。

  哦哟,这般的缠人,依人,牵扯人。这月是通人性的吧,她一见你就笑,要沁入你骨髓,流入你血中,与你前方的路风雨同行,与你的天涯海角相依相伴,她要,生生世世跟定你!

  敢情是这样吧——凉浸浸的风中一嗅,月色里一缕缕悠悠醇醇的酒香,是郎酒的。如许轻灵而又情意绵绵的月色中,郎酒吮吸着月发酵醇化。二郎滩的月哟,便把自己深深的情愫,把这一方热土的希冀,赤水河的神韵,五老峰天宝洞的灵气,山山岭岭红高粱的精髓,喂入郎酒嗷嗷待哺的口。月,是有阴晴圆缺的。而月色里生长的郎酒,空杯也留香,点点滴滴都是情。二郎滩的月,便借了郎酒与人长相随。她下长江入大海,出四川到北京,东渡日本,北上俄罗斯、飞越大洋,西走欧美,南下澳洲,吐芳五大洲。她要走遍蓝天下每一条路,她要走进大地上每一个充满人间温情的家庭,只要有太阳照到的地方都要去一望,都要去呈上一份爱意。……你喝郎酒吧,有赤水河的水韵,有二郎滩的月香,便要醉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二郎滩的月哟,便如此成了你生命中血肉相连的基因。

  月是这般多情,酒是这样美,可都该归功于人的。不必细究,二郎滩头何人初见月,月又是何年初照人。月是很久很久以前就从赤水河升起了,二郎滩人是很早很早就在这块土地上生息繁衍。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而一方水土的人总是要竭其所能,将生命的流淌物化为一种特殊的标志,为人类文明的殿宇,加一块石,添一颗钉,同大地对话,同大地上存在的一切对话。这便是人类注定要从蒙昧走向文明,从森林走向大海,走向彼岸的生命轨迹。

  许是被二郎滩的月养大的吧,二郎滩人偏选中了造酒,他们要以酒酿出二郎滩在天地间的形象,宣示自己的才情,表征自己的爱心。

  深秋时节,二郎滩头的吴公岩下一川河水清澈透明、翠绿灵秀,让人要想跳下去亲,去吻。岩上有三个红色大字“美酒河”——因其字是人世间刻绘在崖壁上最大的字,己然列入了吉尼斯纪录。那三个字是从河中清幽灵秀翠绿的水上飞起来的。而当你从心头冒出“飞”这个字时,恍惚之中,就有一支赤水船歌从那清幽灵秀翠绿的水上飘来——“上游是茅台,下游是泸州,船过二郎滩,又该喝郎酒哟……”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编辑:邱向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