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朱路昕:师道·师心——读叶怀祥先生画作(评论)

文章来源:川南在线 更新日期:2018-04-11 11:07:35

  中国画是“心画”,这是现代美学家邓以蛰先生借用古语而下的结论。邓以蛰先生说:“心画无对象;有之,即在一寤即发之寤发之间耳”(《画理探微》)。

  叶怀祥先生的临习画作集《寻道》即是这种“心画”探索的努力。画作集是“临作”,临的是徐渭、朱耷、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陈子庄等六位中国画大师的作品。画集取名《寻道》,既是寻绘画技法之道,又是寻绘画之“道心”。





叶怀祥先生作品

  中国绘画入门首在临摹,临习名家名作是中国画初习者的必由之路。一般临习者都是从临摹笔法开始,但叶怀祥先生因为有书法的功底,临习大师的作品就是“寻道”的过程,是从前贤那里师法绘画之道的过程。大师的作品在笔法运用、构图留白、花鸟人物的眼神姿态、山水画作的氤氲皴染等,均有透入画理的独特绘画语言,如何把握这种绘画语言,是见出临习者功夫的地方。叶怀祥先生的临习之作对不同大师作品语言有比较精确的把握,如朱耷作品中的孤傲、吴昌硕的丰茂、黄宾虹的沉厚、齐白石人物的嘻怒笑骂等,都在其临作中得到体现。特别是陈子庄作品,叶先生有特别的喜爱,其自言在成都书店见到陈子庄作品图册时,兴奋不已,一气买了七八十幅画页,认真读了半年,把握作品笔法命意,此后不论到哪里,临写不断,并且总是先细读,再临写,终于对作品语言的表达有了贯通性的体悟。这样再临写时,成竹在胸,笔下自有原作神韵。

  然而,如果只是拘束于原作的意象构造,临习仍在较初级的层面。叶先生的临习画作重在临意,似拙而工,这需要比较高的艺术领悟力,还需要有通透的内心世界。古人云:“疏瀹五藏,藻雪精神”(南朝刘勰),只有把内心荡涤干净,方能胸有烟霞,达解衣般礴之境。叶先生自言,在习画之前,先集中读了三十多种画论和名家传记,如石涛的《古瓜和尚画语录》、《东坡画语录》、《南画十八观》、《黄宾虹》、《齐白石》等,这些理论、传记的阅读,对提高绘画的认识无疑是具有非常好的作用的,因为中国绘画是以“天眼”(即以宇宙的整一视野)来观看世界的,而不是西方古典绘画那样原样描摹外部世界,所以临习大师绘画又是“师心”的过程。比如用墨,绘画用墨与书法用墨既有相同处又有差别境,黄宾虹画山水,常用积墨、宿墨,层层皴染,以达墨色透亮的效果,这种黑中透亮的画境,实际表达的是大自然云蒸霞蔚的活泼泼生命力的律动。叶怀祥先生在临习用墨上大胆泼辣,毫无畏首畏脚之感,其临黄宾虹山水,墨色重重的运用,颇有“白宾虹”的原作神彩,体现出临作者内在的从容自信,这是人世沧桑之后经过淘洗了的人生境界,是学不来摹不会的。再比如留白,中国绘画讲究在尺幅之间,用大片空白创造出宇宙荒寒的无限生化之境。叶怀祥先生临习之作特别喜爱留白的效果,如临陈子庄的作品,将其与陈子庄原作比较,可以看见叶先生的临作较之原作更多了些空白之境。有意思的是,可能叶先生一生处理世务,较之纯粹画室里的画家更具有人间烟火气,其临作虽然空白更多,但却带有更强烈的“在人世”的感觉,浑不是因空白而显“出世”之境要去背离人间。中国书画艺术达到高明之境,意象创构会展现出高度主观的个体性特征,意境表达上也具有高度个体性的意味,与创作者个体经历、心理构成密切相关,高明之境更体现出强烈的人生况味。从这一点上说,叶先生的画作虽名为“临作”, 而打上了强烈的带有自身色彩的人生印记,实际早已走出纯粹临摹的阶段,就象当年齐白石临吴昌硕,虽为临作而实为创作,是临作中的高级阶段和高明境界。


叶怀祥先生作品



  这种“在人世”的感觉,也体现在叶先生一些带有俏皮意味的临作中。比如其临陈子庄秋景图,一边临习一边品茗,兴之所至,乃顺手用杯中普洱茶调色,遂成绛绿山水一幅;再如临陈子庄画鸭,叶先生乃题打油诗一首:“这只鸭子好奇怪,一足独立呈憨态。拿得起来放得下,敢将正眼看世界。”这就不仅是画鸭了,而是人生境界的写照。又如临陈子庄小鸡图,临完发在微信朋友群里,有朋友看到打趣说象领导做报告,叶先生又赋诗一首:“小鸡背手作报告,听众一二真无聊。幸亏台上菊花好,留下观赏不溃逃。”画趣、诗趣相映成趣。即至临陈子庄牧牛图,想到夫人生肖属牛,一生辛劳,于是又吟诵一首以示慰问:“今生你为马,来世我当牛。请君骑背上,天下任遨游。”夫妻相濡以沫,伉俪情深,尽在画间笔端。

  五代画家荆浩云:“删拨大要,凝想形物”(《笔法记》),意即围绕审美意象的创造,运用艺术想象力进行集中、提炼、概括。叶怀祥先生早年从政,退休后到古稀之年方提笔寻画,短短两三年间画作竟有如此成就,实让人不敢相信而又不容不信,这与他临作中常注意提炼、概括原作意境是相关的。现在叶先生又有“一笔画”问世,即用半枯半焦的笔,中锋落墨,一气呵成,而为龙、为鹤、为人。他的《鹤舞》仰面向天,灵动欲翔,中间一点朱砂点出鹤睛神彩;《借花献佛》人物又端庄宝相,略略开叉的中锋笔触绘出人物衣袂飘飘,不浮不燥;其“一笔画”龙则颇具青铜鼎彝造型的效果,不板不滞,古朴天然。叶怀祥先生这些原创性作品,较之其临习之作,又开一绘画的奇妙境界。

  朱路昕:泸州职业技术学院人文系副教授,省评协会员、泸州市评协副秘书长。(完)

编辑:西海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