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黄开贵:坡坡村第一书记(美文阅读)

文章来源:川南在线 更新日期:2018-01-18 13:54:55

  蔡理大学毕业前夕入党,考公务员时调剂入选,在市级某部门工作6年多来,仍是读大学时的风格,平时不修边幅,做事大大咧咧……

  2015年,蔡理被选定为扶贫干部,任坡坡村党支部第一书记。

  坡坡村离市区300多公里,在乌蒙山区赤水河上游的贫瘠之地,正如其名全村处处是山坡坡,喀斯特地貌时而露出白色石头,秋天石头缝隙间有零星的野红子。

  说走就走,蔡理一清早晨提着简单行李,乘客运班车颠簸6个多小时,赶到乡政府报到。

  “坡坡村12个社573户2367人,12个社在一面坡上……”坡坡村乡政府办公室主任作了简单的介绍。

  一个军用小棉布袋,一双运动鞋,成了蔡理的标准打扮,走村串户调查村情社情和贫困户情况……

  “我的老家也在农村,我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娃……”蔡理常常这样介绍自己时,加上那大大咧咧的性格拉近了与群众的距离。不到一月,村社干部群众在摆谈时,免不了一句:“蔡书记实在,好接触。”
蔡理一有空闲,就从军用小棉布袋里拿出笔记本,“研究”那些只有他自己才看得明白的密密麻麻的文字,但数字一目了然。

  不到一个月,蔡理和村干部一起整理、规范了坡坡村精准扶贫困户档案和327户建卡资料,还走访了302户,基本情况一目了然。

  蔡理与村文书一起核对贫困户台账,又一次陷入沉思,搓搓手自言自语:还有25户“铁将军”把门的贫困户,一定抽时间再去他们家里,见到人看到实际情况心里才踏实。

  一天,蔡理和村监委会主任张大爷,约好时间在山垭口处等市、县、乡领导,两辆小车很快就到了,副乡长先下车,车上其他6人纷纷下车……

  蔡理见到领导,没有寒暄,没有握手,直接带着他们走了2、3、6、7、11社,边走边介绍贫困户的情况,不时听到夸奖:了如指掌。

  路上,市级某部门一位年轻工作员看到500多米崖下,静静流淌的赤水河水时,情不自禁地感叹道:“好陡的山坡坡哟!对面也是山……”。

  在7社,在农房比较集中的地方,一幢农房的墙壁上是村务公开栏、精准扶贫宣传栏、村社发展规划示意图,农户示意图,村经济发展项目规划图、信息栏……

  市、县、乡领导一行随机走访6户贫困户,看到他们家里担水的木桶、塑料桶和水缸、简陋的家具,感到了群众饮用水之困难。

  蔡理介绍贫困户情况时,村监委会主任张大爷偶尔简单补充一句,市、县、乡领导还有人感慨道:“蔡理书记已经地道的坡坡村熟了,掌握情况很清楚,发展规划切合实际……”

  市、县、乡领导来到11社,看到年仅39岁的田友萍,典型的贫困山区农村妇女打扮,房屋低矮、家具破烂、墙壁上还有几处小窟窿……

  这是典型的贫困户之一,三年前的夏天,田友萍的丈夫患急病去世。小儿子在一次高烧后留下后遗症,10多岁了没有上过一天学,没有读过一天书。女儿刚初中毕业,收到县职高的《新生入学录取通知书》,蔡理和村“两位”一班人一起落实资助,保证如愿上学。蔡理还承诺,今后每月资助200元,直到职高毕业。

  蔡理带着市、县、乡领导,风风火火到了6社,看见新建“党群服务中心”,土建工程如火如荼,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和工人一起忙忙碌碌正在浇铸混凝土……

  相距300多米的地方,是贫困户易地移民搬迁小集中安置点,也初具规模。蔡理带路,市、县、乡领导查看了几处关键地方,分别提出要求和建议。

  蔡理把领导们送到公路边去乘车,没有陪着乡政府食堂吃午饭。

  蔡理回到“村党群服务中心”施工现场,已是下午两点了。他一边吃午饭,一边给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村监委主任通报,上级领导的调研和走访贫困农户家情况,以及近期工作要求。

  接着,蔡理和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村监委主任等一起研究布置了近期工作,再次强调所有建设项目一定要确保安全、质量、工期,要管住手、管住嘴,不能贪污,不能损害群众利益。

  不到20天,蔡理在乡政府得知,市上扶持坡坡村改建人畜饮用水工程款300万元已到账。

    又过去了一年, 坡坡村贫困户易地移民搬迁小集中安置点已建好,第一批12户贫困户搬进新居。结合土地整理项目新建的贫困户易地移民搬迁小集中安置点正在平整基础。

  坡坡村人、畜饮用水工程如期竣工,灌溉田间得到很大改善,自来水通社通户那天,家家户户喜气洋洋,老人、小孩笑呵呵……

  蔡理为坡坡村争取到修建通社水泥公路款750万元,经过招标等程序,工程队如期进场施工……

  两年多来,蔡理还介绍了坡坡村有打工条件和意愿的27名村民,或在县城或在市里建筑工地打工。

  坡坡村680多亩集中成片的土地种上了核桃树苗,村社干部责任明确,不仅培训了种植、管理技术,做到社社有示范户,家家有明白人。

  蔡理把在两周前有人联系周末相亲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在通社公路建设工地上接到电话时:“今天去不了、去不了……”

  媒人和母亲在电话上分别骂了一通,母亲很气愤:“一个村官有啥了不起,坡坡村不脱贫不娶媳妇了……”

  蔡理不仅平时在扶贫第一线,而且“五一”、“十一”假期,同样在为坡坡村联系发展项目,为适合外出打工的农民联系打工……

  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夸奖说,第一书记蔡理把坡坡村当成家了。

  深秋的乌蒙山区,早晨浓雾笼罩,一棵棵核桃树的叶片上挂着晶莹的露珠,新建的一幢幢农房或隐或现……

  中午时分,阳光照在新建成的村党群服务中心格外醒目。

  在市人民医院一间病房,窗台上一个精致的小花盆里,一株小核桃树仍有茂盛叶片,蔡理躺在病床上打着吊滴……

 作者简介:

黄开贵,合江人,泸州市作协会员,曾从教十年,而立之年入伍,团职、中校军官,转业后在文化单位工作。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发表作品数百件,散见于军队和地方报刊,多次荣获一、二、三等奖。(完)

编辑:西海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