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龙启权:夜宿苟坝农家

文章来源:川南在线 更新日期:2017-10-17 09:34:35

  “国庆节”刚过不久,应遵义市播州区文化旅游创业示范区的邀请,在遵义文创区的苟坝开展革命老区“手拉手”活动。之前我曾经多次到过遵义市赤水河边的乡镇考察,也专程去过枫香镇,但那次是为寻找赤水河边乡镇的历史文化而去的,走的是枫香的小河边,欣赏的是那山青水秀的田园风景。当时了解过苟坝会议的一些情况,但没有到实地去考察,留了一点遗憾,这次专程来苟坝,算是对我上次遗憾的弥补。其实,生活中本来就有许多遗憾,因为遗憾才构成了人生的丰富多彩,如果人生没有遗憾,生命就像山间的死水潭,永远都是那么平静,那么无奇,那么没有生机和活力。

  晚上我们住在苟坝会议旧址旁边的白云飞农家小院。遵义建立文化旅游创业开发园区以来,把原来分别属于遵义县等区县的六个乡镇划入了文创区,成为了相对独立的专属区,重点以文化旅游创业开发为主。苟坝会议革命遗址属于文创区的核心地带,与旁边的花茂新农村示范区连成一片,形成众多的乡村旅游景点。

  我们住的农家小院属于核心区的范围,具有典型的乡村旅游风格。在这一片区,所有的农家小院都进行了统一的规划,在建筑上采用红墙青瓦风格,配以农家緑化小院。房屋布局合理,緑化精心雕琢,花草树木相掩成趣,自然风光清新而质朴。小院与小院之间规划了游步道,标牌标识在完善中,方便游客进入和参观,准入效果还不错。

  晚上我们在红军食堂吃饭,所谓红军食堂是当年红军到达苟坝时用餐的地方,原来的房屋已经毁坏,遵义文创区成立后,为了传承红丝文化,弘扬红军精神,在原址上进行了修建恢复,把红军食堂打造成游客接待的核心区和重要参观点。

  据文创区的孙主任给我们介绍,这个苟坝革命老区的修复本着修旧如旧的精神,园区投入不少专项资金,修缮中尽量保存朴实、自然、典雅、厚重的乡土风貌。第一期修缮工作去年才基本完成,修复结束后举行了揭牌仪式,老一辈革命家杨尚昆之子杨绍明,周恩来侄女周秉宜,朱德外孙刘敏和当地群众数百人参加了揭牌仪式。毛泽东之孙毛新宇没有来,但发来贺信,希望老区人民利用好这个教育体验基地,让更多的人受到革命传统的教育,从汲取无穷的精神力量。

  红军食堂与苟坝会议旧址相距不到五百米,其周边多为当年红军住过的小屋,这些小屋原本多数被毁,现在已经全部进行了修复。小屋内陈列了红军到苟坝期间的大量军用物品,领导人的住所进行了一一再现,各团营住房区进行了合理分设,标牌标识齐全,环境打造井然,路道、院坝皆用当地青石铺成做旧,表面看上去,确实有当年的味道。在该区域内还专门建设了红军广场、毛泽东塑像等还原历史的设施,尽管还不算尽善尽美,但可以让人感受到红军在1935年的时候的艰难岁月,可以想象当时红军到达苟坝时的景象。

  在整个中心区内古树较多,看上去有气势磅礴的感觉。我们今天来寻找革命先烈的足迹,弘扬的是长征精神,许多历史的真实我们只能从书本和传说中来感受、想象当时的场景;然而那些高高矗立的古树,却见证了那一段真实的历史。站在参天古树下,我们是渺小的,但正因为我们的渺小,才显现了他们的高大和伟岸。那一棵棵伟岸的古树,不光是见证了那段历史,更传承了那在艰难岁月中探索前行的革命精神。看到他们,我似乎又看到了那些红军将士们风餐露宿,日夜兼程,不怕苦不怕累,永往直前的光辉形象。他们表现出来的长征精神正如那些高大的古树,在我的心中显得威严大气,仍然释放着生命的原色,让这种生命的緑色永葆常緑的青春。

  根据历史记载,1935年1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第三、第五、第九军团和中央(军委)纵队突围转移到遵义创建川黔苏维埃区域根据地。遵义会议,毛泽东进入党中央领导核心,政治局常委分工毛泽东帮助周恩来指挥军事。

  3月10日1时,红一军团林彪、聂荣臻一个“万急”电报上报中央,建议攻打打鼓新场(今金沙县城)。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在苟坝主持召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和部分中革军委局以上首长开会,专题讨论进攻打鼓新场问题。会议从早上开到夜间,大家都赞成林彪、聂荣臻攻打打鼓新场的建议,而只有毛泽东坚决反对。会议采取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决定攻打打鼓新场。毛泽东全力劝说也无济于事,他心里明白,打鼓新场绝对不能打,因为他了解过打鼓新场的地里位置和敌军的部署情况,若打必然被数倍于我军的敌军包围在打鼓新场,很有可能造成全军覆灭的危险。在会上毛泽东急了,面对大家的不调查不了解,纸上谈兵的决策发了脾气,对主持会议的张闻天说道:“你们硬要打,我就不当这个前敌司令部政委了!”。在座的首长毫不客气地顶撞毛泽东:“少数应该服从多数,不干就不干”。毛泽东离开会场,张闻天搞了个举手表决,结果把毛泽东的前敌司令部政治委员职务表决掉了。毛泽东深知这次战斗的严重危害性,强烈的历史责任感让他无法放弃最后的努力。深夜,毛泽东独自一人提着马灯,步行三里到周恩来住处进一步阐明这一场战斗的严重性,要周恩来晚一点下发进攻打鼓新场的作战命令。毛泽东说服周恩来后,又同周恩来一起去说服朱德。当晚收到红军各地的军情报告,皆对攻打打鼓新场不利,周恩来又找到张闻天分析军情,解释了毛泽东建议的正确性。于是张闻天于第二天上午又组织召开政治局会议,重新研究毛泽东的意见。经过争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终于说服参会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和中革军委委员,决定撤销进攻打鼓新场计划,恢复了毛泽东前敌政委的职务,避免了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全军覆没的危险。

  会后,毛泽东向周恩来提出,在长征路上,中央首长们白天行军,晚上开会过于辛苦,许多军事问题总是在会议上浪费时间,容易错失战机,于战略转移中的红军来说极为不利。建议成立中央新三人团,代表政治局全权指挥军事。周恩来将毛泽东的提议转达张闻天。3月12日,张闻天召集政治局扩大会议,提议成立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最高军事指挥机构三人团。会议通过了成立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为三人团的决议,确立和巩固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

  毛泽东在遵义枫香镇苟坝村复执中国工农红军最高领导权、指挥权,使党中央和中央红军的命运实现了生死攸关的伟大转折。在帮助周恩来指挥军事时,就构思成熟把“滇军调出来”战略计划。这个计划是从一渡和二渡赤水两次被动转移实践中形成的。按照这个战略计划,毛泽东和周恩来领导中央红军科学决策,四渡赤水河,力挽狂狼,甩掉了国民党40万大军的围追堵截,实现了中央红军的战略大转移,避免了中央红军全军覆灭的危险。

  应该说,苟坝会议是遵义会议的收篇之作,它不只是确立了毛泽东的军事指挥权,更是实现了中央的权力改革和重要人事调整,对中央红军的战略大转移的胜利和乃至中国革命的成功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走进苟坝,重温这段光辉的历史,心里很难平静,给我的启迪和感悟较多。遥想伟大的长征,有多少人为此呕心沥血?有多少红军战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特别是一代伟人敢于当担,勇挑重担,一心为民的精神,永远值得今天的我们学习和传承。

  在1935年1月11日那个特别的日子,毛泽东提着马灯去找周恩来。那漆黑的夜里点亮的那盏马灯,不光是照亮了那条山村小路,更是照亮了那黑暗的夜空,照亮了毛泽东前进的道路,照亮了中国的前程。那盏马灯是毛泽东命运的象征,也是中国工农红军由黑暗走向光明的象征,更是中国共产党人敢于当担历史责任,引领中国人民走向胜利的精神象征。

  晚上,主办方组织我们重温毛泽东提着马灯夜行寻找光明之路的历史。我们来自川、滇、黔的60余名文化、音乐人皆提着马灯,走在了当年毛泽东去找周恩来的那一条路上。数十盏马灯在夜空下形成了一条长长的巨龙,我们每一个人都成了马灯长龙的一部分,以我们共同的身影铸就了革命老区新的一道靓丽风景。我们的马灯虽然没有像当年毛泽东提的马灯那样能照亮中国的前程,但那种精神我们在接力,我们在传承,我们在延续。

  晚上住进小店,一个人躺在床上,打开电视,中央一套电视正好播放纪念红军长征专题片。我用心统计了一下,中国工农红军从第五次反围剿开始,经历湘江战役、四渡赤水河、雪山草地、四方面军的川西战役,红军牺牲人数近30万人。这些牺牲的同志,用生命谱写了中国共产党的昨天,用献血染红了我们的五星红旗,换来的是今天我们的幸福和中国的强盛。

  今天夜宿革命老区农家,面对历史沧桑,沉思历史的变迁,许多红军的故事已经成为80年前的历史。然而缅怀那些为革命而牺牲的英烈,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痛,也许这种痛将成为我心灵的阴影,伴随我走完自己的人生。

  作者简介

  龙启权,笔名龙翔,网名翔哥、水木江南,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泸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泸州市散文学会副会长。在国内报刊和图书出版物发表文学作品600余篇(首),发表网络文章1200余篇,作品收录于国内《中国诗萃》、《中国诗人代表作选》、《新千年的祝福》等20余部专著。著有诗集《爱的呼唤》、《新世纪的黎明》、《梦中的女孩》;散文集《童年的记忆》、《漫步人生路》、《美丽的尧坝古镇》、《神秘的赤水河》;中篇小说《生死泪》、《解放鼓楼山》。先后主编文集《合江文存》、《合江当代原创歌曲集》、《合江优秀小品选》、《合江汉代画像石棺》、《历史的纪念》、《中国龙氏通谱概述》等。(完)

编辑:西海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