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内江市首批“房奴”十年酸甜

文章来源:内江日报 更新日期:2012/11/30 8:58:49

    10多年前,国家开始大面积施行住房货币化政策,银行住房贷款对居民“开闸”。本世纪初至2003年前后,我国迎来第一次住房贷款热潮,内江也不例外。

    时至今日,当初敢于第一批“吃螃蟹”的市民已陆续还清房贷,踏踏实实地拥有了自己的房子。他们经历了怎样的艰辛,是否如外界所说赚得“盆满钵满”,和刚开始扛起房贷重担的年轻“房奴”相比有什么不同。

  房贷先行者:

  十年来有苦也有乐

  “有了房子才有家”,这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

  10多年前,贷款买房仍是新生事物,很多人认为背一身债把自己套在一个钢筋水泥的框子里,既不踏实又不划算。然而在“家”的温暖的召唤下,一些人勇敢地迈出了第一步。

  家住市中区人民路的李先生,就是内江市第一批“房奴”大军中的一个。“当时按揭买房的人少,一开始我也没有勇气。”李先生坦言。但由于结婚需要房子,李先生最终下定了决心。他的房子是2003年买的,成交价格在1000元/平方米,总价10万余元。

  让李先生没有想到的是,到2009年提前还清贷款时,他的房子已增值三四倍。还清贷款的李先生一身轻松,言语中颇为自豪,“那时候一个月工资才1000多块钱,每月光还房贷就要650元。” 李先生说,“但工资上涨后,就明显感觉还房贷要轻松得多了,压力也不大。如果当时嗅到商机做房地产投资,恐怕早已是‘腰缠万贯’了!”

  市民范真真有着相似的经历。几年前她在东兴区星桥街买房时,攒的钱只够首付,只好去银行办了按揭贷款。“一开始觉得还很轻松,一个月还1000元左右,但后来压力越来越大。” 范真真说,她家经营着一个小超市,但每个月的收入不稳定,“上有老下有小,一个月一家人的生活费都要花掉2000元左右,再加上还房贷,平时衣服都舍不得买一件,肉都很少吃。有好几次都梦见‘银行逼债’,到手的房子又飞了。”

  这样担惊受怕地过了几年。前几天,她终于用丈夫在外做生意赚的钱付清了房子的尾款。“要按照开始买房时那样还房贷的话,还得等到2020年才能还清。”范真真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

  业内人士:

  “房奴”命运跟政策紧密相联

  所谓“房奴”,是指城镇居民抵押贷款购房,在生命黄金时期中的20到30年,每年用占可支配收入的40%至50%甚至更高的比例偿还贷款本息,从而造成居民家庭生活的长期压力,影响正常消费。

  内江市房地产业内人士徐子创告诉笔者,“房奴”的命运其实跟国家政策紧密相联。十多年前,国家鼓励居民贷款买房,政策、监管相对宽松。房价也比较便宜,人们首付1万元,每期付款600元~700元,便可以购买一套房子。在这种情况下,有人抓住机遇,尝到了甜头。虽然十余年来一直兢兢业业攒钱供房,但等到还清房贷时,房子已增值几倍;还有一些人瞅准了商机,大胆进行房地产投资,赚了个盆满钵满。不过,也有人在买进时正赶上国家对房地产业进行宏观调控,或是过度投机没踩准节奏,在“炒房”中蒙受了损失。

  徐子创说,近年来,随着房地产价格节节攀升,手中有房的人坐享房地产增值带来的收益。但同时国家政策监管也越来越严格,预售房的价格需要备案,包括限购政策在内的宏观调控没有松动的迹象,市场参与者也更加理性。他说,有买房需求的人要对国家政策有较好的把握,还要有良好的心态。买房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辈子的事,要三思而后行。

  新生代“房奴”:

  为住房梦承担重压

  由于入市时房价低、政策好,入市后房价走势佳,十余年前第一批贷款买房的人其实并不算真正的“房奴”。在还清现在看来并不沉重的贷款后,他们已悄然拥有几十上百万身家,或转手抛掉房产,或踏入投资门槛,如此幸福的事情,现在没有了,短期内恐怕也很难再有。

  梁如龙今年27岁,提到“房贷”二字,他面带苦笑。“出了校门才知道生活的压力如此之大。房贷如同紧箍咒,银行在念,你就必须还,直到还清才放心。”

  梁如龙刚工作两年,就职于内江市某公司,月工资2100元左右。今年7月,在家人的“赞助”下,梁如龙付了首付,在东兴区买了一套90平方米的房子。“以后每个月2000元,要还20年。”他说,“现在每个月领了工资就往银行里跑,往户头上存钱。”为了攒钱,他平时周末都不会休息,四处找兼职赚外快,日常生活开销更是能省一点是一点。

  “我不能让这事连累到家人,党的十八大后,日子会越来越好的,我相信我能早些还清贷款。”对于未来,梁如龙还是信心满满。(完)杨彩红

编辑:马庆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