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骑行有毒,我们已经中毒太深

文章来源:酒城新报 更新日期:2012/5/18 10:07:09




    不同的精彩

    “我们几人平日骑行常在一起,比较聊得来。这不,今天聚在一起,就是约定下一趟的旅行呢。我们在一起喜欢这样开开玩笑,骑行的时候也是,一辆单车,有说有笑、有风景。还能锻炼身体,我很享受这样的生活。”七哥总结他的骑行乐趣。“骑车对体能要求很高,安全准备也要做足,一定要戴好护具,去年我从贵州回来,因为道路比较好,我埋头猛骑,结果一头撞在一个停着的大货车屁股上,头盔被撞得破烂不堪,身体只受了些小伤。后来想起,要是没戴头盔,我可能命都没了。我的速度很快,大货车都被我撞出去一米左右!”我向七哥投去惊诧的目光,“货车被撞出去一米?不可能哟”“呵呵,开玩笑的,那一米是货车的刹车印。”

    在认识师傅之前,我从来没有出过泸州,红豆这样介绍自己,“我以前一到周末就是牌桌子上坐起,一坐往往就是一下午、一天。”后来偶然的认识了师傅,学会骑车之后,我才发现外面居然有那些美景,高原那些在泸州绝对没法看到的天空,蓝得让人心旷神怡。”红豆看着我,“你去看过那些天空没有?”“没有。”听到这样的回答,她不住的摆手,“那你不会理解。”红豆眼里仿佛闪烁着那些风景,“藏区,高原的天空,有毒。我去过一次就中毒了,想要解毒,只能再去。”

    最吸引我的是骑行中骑友间的鼓励,幽兰说,“有一次我们四个同行,在从康定到新都桥的旅途中,我们来到一个半山腰,当时是晚上八点,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大家本来决定借宿在藏民家,但我问七哥到新都桥的路程,他说只有几公里,而且是下山。于是经过商量,我们决定赶路下山。之后的经历我们差点绝望了,下山很冷,我们穿着很厚的衣服,也冷得全身都快冻成冰了,更倒霉的是后来电筒也没电了。山区那种黑,伸手不见五指,加上路上两边像狼嚎一样的风声,一下子让我们心中的恐惧窜了出来。七哥和P客两个大男人也开始有些恐惧,骑车都有点不稳当了。我问七哥还有多远到新都桥,他回答还有两公里。后来骑了一阵又问,他还说两公里。就这样我们问了好多次,永远都是只有两公里就到了。最后我们骑了好久才到新都桥,大家都拿七哥的‘两公里’开玩笑。这是一种玩笑,在当时的情况下也是一种鼓励。要不是这‘两公里’我们都快撑不下去了。”

    每次进藏旅行,P客的高原反应很严重。P客说,“高原反应也会因人而异,我的表现是四肢无力,头晕,还有就是手指尖发麻。有些人会有另外的感觉,比如胸闷气短。七哥一有高原反应就是眼袋会肿起来。”P客推荐了一种抗高原反应的药——‘红景天’。“这味药对抗高原反应非常有效。相传清朝康熙年间,我国西部少数分裂分子举兵叛乱,康熙御驾亲征。将士抵达西北高原,一下子很难适应高山的缺氧环境,不少人出现了心慌气短、恶心呕吐的高原反应,战斗力也因此大打折扣。康熙正一筹莫展时,当地藏胞献来红景天药酒,士兵服用后,高原反应神奇般消失了。于是士气大振,把叛乱分子打得溃不成军。康熙大喜过望,将红景天称为“仙赐草”,并把它钦定为御用贡品。”

    最后P客道出了大家的心声。虽然骑行中有艰辛,比如我的高原反应,克服它之后,就会觉得没什么。骑行中的艰辛与趣事一样值得回忆,每次回来我和朋友讲起我们骑行的事情,他们都无不羡慕。说我们是介于牛A和牛C之间的人,你懂的。(完)钱有为/文 七哥/图

上一页  [1] [2] [3] 

编辑:马庆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